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遐 想  

2008-11-18 22:46:38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有一年秋天,我去北方看望一个久别的大学同学。

她的故乡在无边的草原中央。贯穿此草原有一条狭长的河流。如果从高空俯瞰,这条狭长的河流宛若一段长长的玉带,将平整的草原一分为二。而她的家,就离此河流不远。

大学毕业之后,她没有选择留在喧哗的城市,而是回到了她的老家,在家乡的一所中学里任教。而我呢?和她恰恰相反,虽然选择了城市,但我并没有任教,而是一年又一年穿梭于中小城市之间。

因为读大学时,彼此都有着共同的创作爱好。这次去探望她,也是为了了解生活带给彼此的改变。按我的推测,在有着稳定的生活前提下,她的爱好能够矢志不渝地坚持下去……可她也同样猜测我,选择这种自由的生活方式,也是为了能够更自如地写我想写的文章。出人意料的是,随着时日的流逝,我们的爱好不但没有固定下来,反而为生活所消磨殆尽。

叙阔之后,我们兀自为对方慨叹一番。由于她明年就要结婚了,男朋友是同一所学校的同事,来自南方的某个城市。因为生活的缘故,我也不便久留,两天之后必须回到我所在的城市。

临行前的傍晚,她由于工作的缘故走开了。趁吃晚饭之前的那段空闲,我去了那条河流边,为了看看草原的傍晚风光。一路走去,凉爽的秋风迎面而来。高低起伏的草浪在我眼前铺展开来,一浪接着一浪,煞为可观。此刻,布满天空的晚霞,在远远的天边燃烧着。倒映在平静的河面上,显得异常绮丽多姿。

为了梳理一下平时所堆砌的诸多杂念,难得有此机会静一静。坐在河畔,一任清爽的凉风吹拂着。眼望着远去的河流,一种从未有过的遐思油然而生:

相对于高远的苍穹,我,长长的河流,阔大的草原,宁静的生活,能够无限地延续下去吗?不祈求繁衍至今的世俗纽带,难道就没有任何可能,留给河流一个恒常的身影,赋予此草原一种持久的留恋?

如果我只能像高远星空中的那颗星辰,只能冷冷地、远远地凝望尘世间的生活,这河流又怎能感受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呢?惟有脆弱的生命,借助神圣的恩赐,将世间万物的恒久,转化成为一种丰富的体验,才能赋予无声的岑寂以充沛的激情,及其耐人寻味的内涵。

能够做到吗?一种类似日常焦灼的疑虑陡然而生。如果我不像往常那样犹豫不决,且容易妥协,我单凭内心的愿望,及其想把此愿望付诸于文字的热情,还有对此热情的执着,就能够在我生于斯、长于斯的大地上留下痕迹。

这种纯粹的愿望,及其数倍于此愿望的热情和毅力,赋予生命的不是炫耀于世的虚名和权力,不是侥幸获得的幸运和天赋,不是凭藉热情的冲动和努力,而是单纯的渴盼,渴盼将此间的内心映像和体验转换成为人类的共同经验。事实证明,这种单纯的愿望和博大的无私,能够达到此种至高的境界。人类也是凭靠世世代代的共同精神财富延续至今的。

而在此,我是属于它们的。可我离开它们之后呢?难道我就属于例外一个时空点上的匆匆过客吗?为了能够活下去,凭此信念我挣扎了如此之久,也为此挣扎付出了青春和激情,可我得到了什么呢?不过是寄居于城市一隅的可能!我能不能把苍穹的高远,河流的恒常,草原的博大,宁静的岑寂,植入我的灵魂深处……难道我只能为我一个人而活,而不能在生活之外,响应内心的召唤,回报此一恩赐于万一。

出人意料的是,过往的生命就是以自我为中心而虚度的。和我一样的芸芸众生不是为了责任而活,就是为着种种琐屑的欲望寄居于世的。源于此,这个世界才变得虚空起来。这种虚空导致的种种沮丧、失望、无聊、纠缠、颓废、自戕,演绎出了种种人类无法想象的生命悲剧:有个人的,有群体的;有卑下的,有崇高的;有世俗的,有神圣的……无论哪一类悲剧,本可以得到缓解和疏导的,可是生命个体好像是孤零零的,尽管它面对是无可计数的同胞,可它的悲剧仍然是彻底的,绝对的,无从躲避的。

除了无从索解的天灾,生命悲剧的根源和原因虽然得到了深刻的思索,也因此得到了小范围的超越,但生命悲剧的普遍灾难仍然潜隐于此世之中。我们渴盼的是和谐,可贪婪却奢望分裂。仅仅为了蝇头小利,盲目的狂热不惜以牺牲万千生命为代价,去摧毁人类数千年以来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精神财富……

站在世纪前沿,回顾过往一个世纪的无数灾难,一种磅礴的哀伤顿时袭上心头。当一波波灾难接踵而至时,人类连反思的余暇都没有。更可悲的是,当心灵的伤口尚未完全愈合时,一种撕裂的阵痛又兀自产生,新的灾难不但像往昔那样牺牲了数以万计的无辜生命,还摧残这人类当中弥足珍贵的一小撮精英分子。

当夏天的炎热,干枯了一眼眼生命的甘泉;

当秋天的枯涩,摧残了一个个尚未完全成熟的生命果实;

当冬天的寒冷,冰冻了一个又一个火热的希冀,及其相应的无数努力;

那么来年的春天呢?我们再也无法目睹饱满的种籽萌发出无限的生机。虽然我们还能看到满眼的葱绿,但这仅仅碧绿的绿叶而已。果实的希望不复存在,我们努力的意义何在?

“分裂的人类,盲目仇视的双方,不甘心失去点滴利益的多方,为了我们共同的繁荣和延续,你们需要学会让步,得拿出大度的宽容,以及联结一切、维系一切和圆满一切的爱,去求同存异。”

“别再在无谓的牺牲上锱铢必较了,别为了些微的争执就大动干戈,别不惜一切代价去树立种种人为的偶像了……难道你们祖先的眼泪流的还不够多吗?难道你们子女只有仇恨才能够相互爱恋吗?难道只有大地上血流成河才能幡然悔悟吗?你们扼杀的不是它人的生命,而是你们生命中的绵绵希冀!”

“当你把大地上的生命杀的一个不留时,你就只能孤零零地面对自己的影子了。你抬头望见的不再是高远的天空,而是无垠的深渊。当你迈出第一步时,你接近的不是理想的巅峰,而是毁灭的深渊!”

……

……

什么才能够消弭人类之间的仇恨?又有何种力量能够引导人类不偏离正道?又是谁在你我心里种下刻毒的种籽?又有何种力量可令无辜的人类止步于悬崖之畔?又有何种神圣的信仰来约束人类的妄念……

夕阳的晚霞逐渐黯淡下去,远方的地平线开始朦胧起来。惟有耳畔的絮语一如既往地继续着,犹如内心的疑问一个接着一个涌现出来……在时间的长河中,我是一滴水滴的微粒;在这个庞大的草原河畔,我是第一次、也是最后一次光临于此的过客。但我坚信:在永恒的坐标系上,我的遐想却是永恒的。只要人类还在争斗不休,只要人类还在孜孜以求世俗的目标,只要人类还未在歧途上相互追逐,我的疑问就是永久的。

可惜我不是画家,不能够将草原上的暮色带回去;更遗憾的是,我也不是哲学家,不能够将这些零散的思考形成睿智的启迪;虽然我与笔分别多年,但我还可以通过内心的炽热,及其对恒久理想的渴望,重新拿起那支搁置多年的笔,去记录我的内心真实,也许这才是我余生必须坚持的。

当我返回同学家时,暮色业已苍茫,身后的那条河流兀自在不倦地奔腾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118日晚于杭州陋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1117日晚修改于杭州陋室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