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质朴的世界 文集

灵魂,大地上的异乡人。——(德)特拉克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渴望“返乡”  

2008-11-11 22:47:48|  分类: 片段精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有一种哀伤,虽然你无从把捉,但你必须得坦然以对。

沉浸在哀伤之中,你的心很疼,无论什么安慰和排遣都不能祛除,甚至令其稍稍缓解。你既没有失去你的拥有,也无伤心的缘由,但你的悲哀却非常真实,真实得异常残酷。无论你如何躲避、拒斥和不在乎它,它仍能主宰你整个身心。无论你的眼神多么明亮,灰色的阴影仍无处不在。这时候,你平时所仰赖的精神支撑也无能为力。你能够面对的,也许只有你自己,还有不可或缺的悲哀。

舍弃你自己,哀伤再也不能主宰你。

如果可能,去看看雾中风景吧!

白天来临了,你的心为何还烦闷不已呢?

又一个你开始了他的生活。那个真实的你却隐匿在光线背后,饮泣不止……你越是哭泣,他越是漠然。当灵感把你和诚挚的祈祷维系在一起时,你的灵魂贫穷得异常尴尬。为了遏制欲望的夹击,谁把脸转向无辜?有无数对眼睛,但眼里却发现任何痛苦。祈祷的语词如此丰富,而内在的冲动却又为何这般贫乏,一如又一个你。

乡间的那条小路,在树叶筛露下的阳光中舞动着,直到精疲力竭为止。无奈之余,只好静憩在历经沧桑的水井旁。澄碧的天空歇息在井栏四周,为小草所青睐。为乡愁所苦的小路,退缩着身子,一点一点地返回……原野哦,原野。

学会善待自我,你永远是你自己,而非死亡和信仰的籽粒。

为了深入未知,风景好像是奢侈的对象。

当你再次踏上这条僻静的小径时,明媚的光线无法取悦你。能够令你分心的,只有足下的坎坷。除却内心的惶惑之外,你所需要的抚慰,不是温柔的臂膀,不是渴慕的眼神,不是亲切的呵护,而是和煦的晚风。当夕阳西斜时,映照在枝梢上的斜晖,赋予小径身旁的溪流万般辉煌。随着晚风的轻拂,这碎金般的静谧荡人心魄。

你渴盼的是宁静,但世界却给你喧扰;喧嚣之中的你,渴求的是孤寂,但现实却赋予你以肤浅的顺遂。你不但没有因此而无比轻松,反而愈益深沉,仅仅由于自满的缘故。

如果大多数人都为痛苦所煎熬,唯独你一个置身于快乐之中。这快乐,不但不是你高于它人的骄傲,反而是苦闷的根源。

依傍着大海,逡巡着不肯走开,这海边的古老灯塔……

为了捡拾深邃的贝壳,爱情的贝壳,迷茫的贝壳,死亡的贝壳,天黑了,谁还不肯回家,一天又一天……

你的家在草原上,那里的黑夜很明晰。即便夜空没有月亮,但星星的眼眸异常明亮。当最后一顶帐篷熄灭了灯火,又是谁在远离帐篷不远处的河畔遥望银河,为灼热的爱情,煎熬得彻夜不眠。即便席地而卧,也能瞥见恋人的眼眸,可心灵仍不肯睡去……

如果你想死去,你的坟墓应在杳无人迹的戈壁滩边。如果可能,像翱翔的鹰那样去死,谁也找不到你的遗体?又或可能,像热带雨林里的大象那样去死,寂寞地去死……恰恰事与愿违的是,你死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,比失群的鸿雁还落寞……

穿梭于人群之中,你像置身于荒漠一般……尽管你的心炽热无比,尤如你的爱。但一接触冰冷的人性,任何炽热都会冷却下来……唯有绵延至今的、有关爱的信念亘古不变。

让你的余烬继续温暖这个世界,耶稣。否则,谁来唤醒人的灵魂呢?因为你的爱情是坦诚的,诚挚得一如你对人世的初恋。

当柔嫩的双手伸向你时,虽然你渴望握住它们,一辈子不放开。但你的内心,却因为突如其来的幸运,而感到惶恐不安。

当她将爱情信任地放在你手中时,你却为何冷漠地转过身去。这不正是你梦寐以求的吗?不是偶尔一时的颤栗,而是你每每深夜失眠时,每一次都辛酸地期许的。

灵魂的冲动消歇了,向上渴望的动力没有了……悲剧性的张力如何发挥作用呢?因为你知晓,短暂的满足却非源源不断的源泉……当痛苦将你压得直不起来腰时,她的微笑不但没有为你绽放,反而被风吹散在黯淡的暮霭之中。

把你的双脚浸在她的泉源之中,彻骨的悲哀会令你情不自禁。你需要的是寒冷,她却给你炽热的圆满。这就是爱情,永远不懂得你的灵魂!

当你能够主动地把握自己幸福时,心灵为何这般忐忑不安呢?

放下你的笔,加入爱的行列。生与死将会合二为一。

无论咫尺天涯,爱都能缩短无限的距离。只要你相信,而非为死亡拖着走。当你为无边的绝望所俘获时,你得学会抛却自我,加入绝望。如果可能,升华你的绝望,让它燃成一豆烛火,令周围的黄昏不再变得如此深沉。

燃尽你自己吧,这个世界要么比之前更加沉寂,要么因为光亮的出现而清晰无比。没有召唤的行动,谁来唤醒行动的希冀?

如果我的笔只抒写属己的悲哀,只表白狭隘的爱情,只唤醒个我的昏睡,这支笔就是多余的,和野草没有什么不同。如果它能证明火热的信仰,激发出向上的渴盼,这支笔就是一团火焰。即便它可能会烧尽自我,连同我的灵魂。这火热的爱,并非全然毫无意义。

但有一种死亡,却可以不朽……但我却无力去抒写,这正是我的悲哀所在。我的悲伤和尘世爱情和世俗幸福无关,尽管我的心灵无比向往它们。

放下你的笔,加入死亡的行列。生与死将没有任何区别。

当我把我的悲哀和无限连接起来时,脚边的深渊无比地幽邃。

无限越是眷顾我,我的深渊越可怕。

设想一下,人与人是如何折磨自我的?为了满足最低限度的呼吸,人有时候变得比野兽还野蛮,而对方却是情同手足的兄弟。为了宣泄卑贱的欲望,人又是如何虐待他的姐妹的。仅仅为了活下去,人开始变相地出卖自我的灵魂。如果仅止于此,我还不至于温顺如此。为了换取些许的“地上的面包”,无论是年幼的少女,还是成熟的男人,都不惜变卖“天上的面包”……

在这个悲惨世界中,爱的根基何在?如果牺牲能够唤醒爱的可能,我宁愿承受远超过数倍于十字架的磔刑。虽然十字架的反响微乎其微,但仍然值得我去效仿和奉献……因为能够照亮这个黑夜不是流星雨,而是晶莹的烛火。

当我把眼神转向十字架时,我看见了“眼睛”,但没看见牺牲和鲜血。

二十个世纪过去了,爱消失了吗?

在因果链上,爱是锈迹斑斑之下的光泽;在时空坐标底部,爱是什么也不是的虚无;在理论辩驳、抽象演绎和归纳推理过程中,爱是谓词的最后一个字母;在神秘主义的盲信背后,爱是无限的陷进;在理智主义之眼看来,爱是可有可无的多余……无论是刻毒的诅咒,还是虔诚的信念,都没能赋予爱以应有的面目。

春花开了,夏天来了,秋天冷了,冬天结束了……在一滴又一滴眼泪背后,风干的不是亘古不灭的真理的曙光,而是手与手之间的一握、一放。无数次重复,无数次交叉,无数次更替,无数次融合。一旦爱来临时,冰雪融化的欣喜将会布满整个大地……

在古拉格群岛上,在奥斯威辛集中营里,在核武器的阴影之下,在内心的寂灭过程中,在爱情的辛酸背后,在孩子无辜的哭泣声底下,爱不但没有隐匿不再,反而冷静看着这一切一切……

古人说:哀莫大于心死。爱不仅没有因为死亡的深入和蔓延而背过脸去,反而迎着夕阳的晨露垂临人世,一如往昔。

同一个我,之前还由于不为人知的苦衷紧蹙双眉。之后呢?还能够仅仅由于一己的悲哀而怨天尤人吗?

设若我的心灵,和无数无辜的心灵关联在一起。一旦我的眼泪能够感染它人的辛酸,我宁愿忍气吞声,去隐忍一切;

设若我的欣喜,能够缓解孩子的悲哀。我可以强颜欢笑,去感染这个悲哀的世界,让孩子们带着期冀去面对成长的艰难;

设若我的奉献,能够挽回人世无尽的烦恼,我会像蜡烛那样燃尽自己,光耀世界……

但是,我什么也不是!!!属己的悲哀紧紧束缚着我,可怕的欲望蛰伏在我内心深处,还有卑劣的人性牵绊着我……如果我自失了,这是属己的悲哀;如果我没有全然抛弃自我,在爱与死面前徘徊不前,这是人性的可悲;如果我还能够迈开第一步,即便第二步还没抬脚便撒手人寰,这也值得我努力争取。

你可以是一切,但你绝对不能什么都不是!”死亡笑着如是说。

你可以什么都不是,但你可以是一切……”绝望哭着如是说。

你是一切,你又什么都不是!”永恒平静地如是说。

远望着沉寂的海面,我的心灵兀自翻腾不已。

在人世间漂泊了很多年了,我突然渴望“返乡”。家在哪里呢?

是我心仪已久的世外桃源吗?如果仅仅只是个我的解脱,这世外桃源远远不及面值最小的银币。当别人都哭泣时,你唯一可做的,值得去做的,就是化身为悲哀;在悲哀的小径上,负荷着人性的十字架,匍匐着前往各各它,尽管一路受尽人世的屈辱。

是迈向坟墓的最后所在吗?如果去死,我宁愿倒死途中,而不愿把自己的死亡植入大地的灵魂中。更不能丧心病狂地为了死亡荼毒无辜,亵渎纯洁的眼神。如果我可以选择,而且能够选择,我会选择不为人知的死亡。在悄无声息地的夜里,死于心力衰竭……

是去圣地朝拜吗?圣地不在尘世间,而在每个人心中,一如天堂和地狱。

渴望返乡,因为我们不愿漂泊下去?

渴望返乡,因为我们老无所依?

渴望返乡,因为我不愿屈服于死亡?

主啊,你能回答我吗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829日晚于杭州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898日修改于杭州陋室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